杭州民警接力资助被害妇女3遗孤上大学(2)

  陆钧:一位单亲妈妈,40岁了,丈夫早逝,为了供养两位古稀老人和3个女儿,独自一人到杭州谋生,遇难前,她还死死地护住自己的衣袋,想要保住身上仅有的130元钱和一部便宜手机。后来,我们还获悉,案发前几天,她刚刚把挣来的几千块寄给女儿做学费和生活费。不管她是不是失足,她都是一位伟大的母亲。

  《丁丁历险记》漫画书至今已被翻译成超70种语言。但在1929年时,22岁的艾尔吉还只在比利时《20世纪报》(Le Vingtieme Siecle)的儿童副刊《小20世纪》(Le Petit Vingtieme)连载丁丁的故事。(资料图)

  陆钧:2006年3月25日凌晨,我们接到报警,滨江长河江边一出租房内,一中年女子被杀。后经调查,案发当天,几名同在附近一工地打工的男子吃完夜宵后聊天,也许是认识被害人,他们说去那里“要点钱”。这些人来到被害人的出租房,以“做生意”为由敲门进入,并用凶器威胁她交出财物。被害人拼命抵抗,打斗中,对方连捅数刀,被害人倒下后,他们抢走了手机和130元现金。

  陆钧:接警后,我们马上赶往出租屋,死者是个中年女人,很瘦小。其实那也算不上是个正式的出租房,只是院墙边上搭出来的一个小棚子,不过五六平方米。那么小一个房间,一眼看去什么都看清了,除了一张床,墙上挂着几件衣服,床边有个纸板包装箱,算是她存放贵重物品的地方,其实也就是一些换洗的东西。最起眼的,也不过是一台破电视机,很旧了,就值几百元。

  陆钧:房间里实在太简陋,起初以为那女子是捡破烂的。但办案民警仔细查看现场后,就明白了女子是做什么营生的。后来,3名嫌疑人的交代也证实了我们的推断。

  受害者的邻居也交代,她非常节俭,平时除了出门,基本是穿固定的几件旧衣服;吃的,也是随便煮一点东西填饱肚子就行。

  陆钧:作为警察,在业务上我们更关心嫌疑人的情况,最初并没有过多考虑受害人家庭条件怎么样。案发后的一天,在长河派出所里,一个身材单薄的女孩子,穿着一件褪色的黄色滑雪衣,一双破了洞的球鞋——她穿的这些衣服在杭州好几年前就没人穿了。她站在那儿,不多说话,眼神特别茫然无助。我问了一下办案民警那女孩儿是谁,民警说是受害人的女儿。我这才知道受害人有个女儿,她是来给母亲处理后事的。

  陆钧:觉得这家人真不幸。通过走访,民警找到了被害人的一些湖北老乡,相识的人都说她是个苦命人。她家是湖北农村的一户普通人家,靠种地生活。1994年,受害人的大女儿要上学,丈夫去广东打工为孩子挣学费,却在外出第一年就遭遇车祸去世。事后,肇事司机逃逸,家人至今没得到分文赔偿。

  这个中年女子被害时,家中还有一对古稀的父母和三个正在求学的女儿。她的老乡说,看家中种地的收入远远不能供孩子上学,已经40岁的她才听从老乡劝说,于2005年12月到杭州挣钱。

  群众利益无小事。省委主要领导强调:“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要坚决纠正损害群众利益的行为,加大对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的查处力度。”

  陆钧:我们很快锁定嫌疑人是在附近干活的三个油漆工,这三个人也很快落网。具体的破案手段不方便讲,3个犯罪嫌疑人有一个30多岁,另两个才20岁左右,一个判的死刑、一个死缓,一个判无期徒刑。但杀死她的这些犯罪嫌疑人,家里也很穷,都是外地到杭州打工的,干一天活也就30块钱,根本没有民事赔偿能力。白小姐单双

  我们当时还获悉,3个孩子中,大女儿当时正在上大学,二女儿、小女儿在上初中,母亲不在了,她们肯定要辍学。

  2月21日下午,浙江省公安厅举行赴南苏丹维和行动出征仪式。www498888com开马嘉兴市警队精英何斌、张群,作为中国第六支南苏丹维和警队7名队员中的两位,身着中国警服,头戴蓝色贝雷帽,整装出发!